美国和塔利班签署结束阿富汗战争的和平协议
来源:美国和塔利班签署结束阿富汗战争的和平协议发稿时间:2020-04-04 04:45:19


杨占秋认为,Peter Antevy发布的图片中IgG的横线颜色确实很淡,是否真的IgG阳性还需要通过酶标仪去检测,而不能肉眼判断。不过,对于留言者“无法区分新冠病毒和其他冠状病毒”的说法,杨占秋认为没有根据,因为新冠病毒抗体检测就是“用已知新冠病毒抗原来检测未知的抗体”,而非检测所有的冠状病毒,“就好像一条长矛,只配特定的一面盾。” 根据PeterAntevy提供的该检测工具的说明文档,该工具对IgG抗体的敏感性达到98.8%,特异性达到98.7%。

尽管舰长及时预警并给出了建议,但美海军高层却为掩盖应对不力,倒打一耙搞起清算。这就不难理解,为什么在克罗泽尔离开时,舰员们给了他英雄般的礼遇。而美海军高层的“甩锅”操作,则引起美国舆论哗然。

在Peter Antevy的推特留言下,很多人表示自己曾在一月份甚至更早的时候出现过类似症状。“在11月中旬,我在3周时间里得过最严重的流感,身体疼痛、精疲力尽、干咳、发烧,但没有出现肺部疾病。”一名网友这样描述自己的经历,她表示之前从未有过这种感觉。另一名网友回复她:“您,我以及看起来数以千计的人都有这种经历。我的医生证实了一种奇怪的呼吸道病毒,这种病毒很难消灭,在去年秋天持续了2-3个星期,他们不知道那是什么,不是流感。”不过,也有网民提醒Peter Antevy:“也可能你在更近一段时间内成了一名无症状感染者”,Peter Antevy表示,也有这种可能性。杨占秋认为,他是否属于这种情况并不好说,但值得注意的是,“他表示自己当时的症状‘比流感更糟’。”

“我认为他做的事,写一封信,真是太糟糕了。这不是文学课。这是一艘拥有核动力大型舰船的船长,”特朗普说,“一封船长写的长达5页的信,弄得到处都是。那不合适,我认为那是不合适的。”

“一月份,我病得很重(像流感一样,但情况更糟),连续两天没有入睡,几乎要进急诊室。我不知道那是什么,今天,我检查了新冠病毒抗体的状态……显示IgG+(过去感染的迹象)。心情复杂,明天将重新测试。”24小时内,Peter Antevy的这条推特收获3600多条转发,在回复留言时,他表示,自己出现上述症状是在一月份的第一个星期,他还透露患病时人在美国。

因为发出了一封呼吁拯救舰上官兵的求援信,美国核动力航母“西奥多·罗斯福”号的舰长布雷特·克罗泽尔,在当地时间3日被美国代理海军部长托马利·莫德利解职。

不过,也有人对这种检测的准确度持怀疑态度,在Peter Antevy推特留言中,一位网友说:“我的理解是,对于新冠病毒和其他冠状病毒,IgG分析的特异性并不是很好。我会谨慎使用(该工具的结果),因为许多人的IgG谱系都很宽泛(并且该条色带不太亮。)”

美国前副总统拜登批评说,美海军代理部长的撤职决定无异于“向送信人开枪”。美国众议院军事委员会的一些民主党高层,在一份声明中抨击军方解职舰长的举动。他们说:“在‘罗斯福’号上的舰员面临新冠病毒的危机之际,他被解职是一个破坏稳定的举动,可能会使服役人员面临更大风险。”

这三层意图,反映出美海军高层与美国联邦政府的战“疫”思路如出一辙。他们在疫情防控上左支右绌,却把心思花在试图掩盖疫情真相上。人们不会忘记,美国女医生朱海伦早在1月就预警美国国内疫情、2月将检测结果报告给美国监管机构,却被下令封口、停止检测。而当消息走漏,引发舆论和社会压力时,他们又错开“药方”,企图嫁祸他人。

最后,美军认为泄密事件对其战略威慑能力造成影响,因此需要以儆效尤,避免重蹈覆辙。“罗斯福”号航母之所以部署在西太平洋地区,为的是通过前沿部署实现前沿威慑的目的。在美海军高层看来,暴露航母上的疫情,不仅无助于实现既有目标,反而可能“危及”军队战斗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