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卫组织:新冠肺炎疫情可称为大流行
来源:世卫组织:新冠肺炎疫情可称为大流行发稿时间:2020-03-28 17:29:52


“陪我就在那时被下架了。”资深用户皮皮对此印象深刻,“不过,现在依旧可以下载得到。”

在他们聊天期间,房间右下角的数字从未停止过跳动,最多时曾达到700人。皮皮感叹道,“还是聊点色的话题人数增长快。”

“严重败坏网络风气,对未成年人健康成长有很大危害,明显违反了《网络安全法》《网络信息内容生态治理规定》等法律规定。”北京邮电大学互联网治理与法律研究中心常务副主任谢永江,对于这种语音色情如此评价。

晓庆是语音社交APP“伴伴”上的一位“女模”。据她介绍,因为疫情,她被禁足家中,“闲着也是闲着,不如靠这个挣点钱,我又不损失什么”。

新京报记者调查发现,虽然陪我APP已在各大应用市场下架,但通过认证为陪我欢乐(北京)科技有限公司置顶的官方微博仍可以获取下载链接。同样,通过认证为上述公司的微信公众号“陪我APP”,也可以获取下载链接。此外,一位自称“陪我工作人员”的网友在百度贴吧“陪我吧”中发送了一个下载链接。记者用上述三种方式进行下载测试,均能成功下载该APP。记者注意到,陪我公众号留下的电话客服也会在电话中告知用户如何获取这些链接。

企查查显示,“陪我”APP是陪我欢乐(北京)科技有限公司旗下的一款陌生人语音社交软件,自称“一款90后社交新人类必备的声控软件”。上述公司成立于2014年10月,系“炒作大王”孙宇晨的全资公司。据认证为陪我欢乐(北京)科技有限公司官方微博的置顶消息,该APP已由盛壹团队收购并运营。

3月23日,世卫组织总干事谭德塞曾强调,新冠肺炎疫情全球大流行正在加速。从确诊首例到全球病例数达10万,花了67天时间;而达到第二个10万仅用了11天;第三个10万仅用了4天。

律师呼吁将“语音、文字、视频卖淫行为”入法

3月26日上午10点55分,“陪我”方面一位工作人员告诉新京报记者,关于网络色情的审查一直进行着,发现一起查处一起。目前,系统和人工的审查都会有。

“如果缺乏有效的监管措施,还是有很大的风险。”长期关注互联网行业的京师上海国际总部律师徐延轩说,这里面很可能涉及到未成年人保护的问题。“如果未成年人实施这种行为,不仅对身心造成影响,对方还可能利用掌握的内容对其威胁。”